相关文章

大庆油田采油二厂第一作业区南八联合站烈日抢修

  7月16日9时15分,大庆油田采油二厂第一作业区南八联合站副站长王学军接到电话:“南七联合站注水岗的冷却塔不工作了。听说南八联合站有专业修旧班,能不能帮忙修一修?”

  王学军立即驱车赶到南七联合站,爬到冷却塔顶,发现塔顶的风扇不转了。由此他判断,是带动扇叶旋转的减速器和电机出了故障。

  注水电机功率2000千瓦时,运行负荷高、产生热量多。现在气温高,一旦冷却塔长时间停工,电机无法降温,有烧坏的风险。“塔顶无法进行维修,需要协调一辆吊车过来,把电机、减速器、风扇从冷却塔顶挪到地面。”他向在地面的同事喊。

  12时25分,吊车到达现场。王学军坐在塔顶,全神贯注地逐一卸下固定螺栓,协助吊车把电机、减速器和风扇搬运到地面。

  毒辣的日头灼烤着王学军的皮肤,冷却塔的铁皮也热得发烫。汗水在他的额头上密密麻麻地渗出,凝聚成黄豆般大小滑下脸颊。

  王学军顾不上这些,从塔顶顺着扶梯爬下,开始检查电机和减速器机体。“风扇轴左右摆动幅度很大,一定是减速器和电机的轴承损坏了。我得把它们带回南八联修旧班,修好立马送回来。”

  回到站里,王学军立即召集修旧班成员前来“会诊”。修旧班班长沈加刚熟练地将电机和减速器解体,然后用细砂纸和刷子除去机体内部的锈蚀和油垢,用机油清洗干净后,再用吹风机烘干。随后,王学军用液压拉力器把电机的旧轴承拔出,再把新轴承套在轴上,用铜棒砸实,三下五除二就为电机换上了新轴承。次日一早,王学军便急忙将修好的电机和减速器送回南七联合站。

  12时45分,伴随着一阵流畅的震动声,冷却塔顶的风扇再次运转起来。

  “冷却塔内的水是循环使用的,如果冷却塔出现故障,就需要每天更换200立方米的清水给注水电机降温,而一立方米清水要花费5.55元。这样一来,冷却塔修好后,一天能节省1000多元。”王学军给大家算了一笔效益账。(特约记者肖滋奇  通讯员刘丁丁)